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云山博客

坛坛都是好酒,篇篇都是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乐在棋中[原创]  

2017-05-18 04:08:37|  分类: 青春的味道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从我十五岁开始学下围棋,到现在我的棋龄已经超过三十年。说起下棋断断续续,但爱棋之情不减。这么多年来,我的棋艺虽然增进不大,但从棋中收获的乐趣可是不少。可谓“乐在棋中”。这里述说一二,为诸君添些乐。
  一长考,就是好长时间不走一步,其实不知在学摸的啥。话说我刚学棋不到一年,我市举办定段赛我参加了。那也是唯一一次参加较正规的比赛。初生牛犊不怕虎,第一局我赢了。第二局遇上个小伙下模仿棋,就是我走在棋盘一步,对方就走在相对的同样的一步。连续模仿了几十步,搞得的心情大坏,走错了一步才输了几目棋。第三局正待重整旧山河。遇上一个老头儿,当我走了一步棋以后,他一定会慢慢地摸出一根烟,细细的品吸完以后,再多摸一大会儿才下一步棋。我是年轻人当时那个爆脾气,恨不得抽他一顿,那里受得了这个折磨,结果又输了。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  从和那个老人家下了以后,我也学会了长考。只是我的长考就是,在开局之前,面对空荡荡的围棋盘,慢慢的整理平静一下思绪,然后开始数那个空的棋盘格,三百六十一格数个三五遍,然后轻轻地用手指拈起一个棋子,无论黑子还是白子,慢慢地拍在棋盘上。当我这样一个个下子时,用眼角余光看着对方的窘迫的样子,心里不由地有却要强绷着阴谋得逞的偷笑。
  后来,和一些组织业余棋社的好友们一起去参加业余棋赛,就这招当然我的水平还不错,我还是赢了不少棋。有次,又参加棋赛,他们让我上第一台,面对一个定段棋手,他们给我的任务就是一定要顶住,决不能第一个输。我就祭出长考绝招,搞得那个有段高手也头蒙。看着他下一子就摇摇头,然后满场看别人下棋的样子。我颇有让他中招的得意。结果从傍晚八点钟到半夜十二点钟,全场其他局都下完了。我们这个棋盘才寥寥几十颗棋子,其中半数还是人家下的。回想那时,我下的真是比聂卫平还慢啊。当全场都来关注这盘时,且大家都在催促时,我终于盯不住下快了。结果,输了。
  十几年前,有次我参加单位运动会的围棋比赛,双方共两个小时之后读秒。我又祭出这招大杀器。双方共有时间几乎都是我用了。结果,我拿的小分最多,是团体冠军的主要成员。也算是老天有眼吧。一是被部门递补参赛,且一人分别顶两个名字,大家提意见,高手对我回避三舍。二是得意忘形,在观众的鼓噪下输掉了一场赢定了不该输的比赛。另有一场我顶名字的那个输的棋。要不是这样,真应该进前几名的。
  前六七年,一个与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常在夏天傍晚在街道路边摆棋下棋。我只要有空就会去参与下棋。天底下有些事就是怪。有时候就是一物降一物,那个东道主遇上下一百盘就输一百盘,反正就是输从来就没赢过,无论当时优势有多大。而我呢,遇上那个长着李昌镐那样硬板呆萌脸,且与李昌镐一样晕乎乎傻乎乎一样,但据说得过我市比赛第二名的家伙我就几乎没赢过。(下了几十上百盘,只赢过一两盘。)见惯了他那张明明快输还紧绷着不动声色的脸,但我就偏偏无论如何到最后都输。我只好在心里暗绯说,难道下围棋下得好的,都要是这样长得傻傻地看不清楚的样子。唉,也唯有如此,才能让我这颗饱受输棋摧残的心可以平衡一些。
  现在有了网络,早就不和一个人面对面下棋了。原来,和周围的棋友们比,总觉得我不含糊,最起码要上个几段的。直到上了网络,见到那些年纪还没有我的棋龄的一半,却早已是国际知名的围棋大神的,那些令我高山仰止的高手们,还有那些杀得那些高手们都找不着北的AI们,与他们隔着电脑屏幕欢聚一堂,才知道我的渺小。当然,在这里平时用惯了的长考反而起反作用。机器用冷冰冰的声音读着秒,还没有习惯节奏就输掉了。
  反正,这就是一个娱乐的世界和社会。就说在这围棋上,所有的人类都已经开始下不过电脑机器上。我们也就是在这儿找个乐高兴一下。能即时看到高手们在眼前的棋盘上下棋,就很满足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