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田云山博客

坛坛都是好酒,篇篇都是原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歪批史书,戏说历史[原创]  

2011-04-09 10:39:50|  分类: 中华民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历史是真的,史书是假的。小说是真的,名字是假的。

  这是好久以前,我从一个博客好友那儿听来的话,不错,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。

  记得上学时,学习历史课,那几本书不是太厚,但都是权威的历史教科书,上面史实年代都交代的很清楚。课程考试也考的是他,我就一直觉得里面不会有错。谁知道过了若干年后,再去翻后来的历史教科书,里面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,甚至是根本性的变化。真让人搞不明白,不知道那本是真那本是假。

  历史很真实,史实很明确。在历史时空的隧道里,一旦发生了就不会像现在的穿越小说里说的一样,可以任意改变——人物以至结局。但为什么我们从正史、野史,从不同的历史教科书里会有不同的历史“现实”出现呢?

  此一时彼一时也。过去的历史史实不会不能改变,但写史书的人不同,当时统治天下的朝代不同,编撰史书正坐天下的皇帝不同,史书反应的史实当然也就不同,甚至会呈现出面目全非的现象。

  比如,有明朝后期,朱明看自个儿是正统,看女真人的“金”就是匪逆。过些年到了清代,大清国看“爱新觉罗”的统治是正统,回头看“朱明”就成了匪逆。一来一去,同样的史实,语言不同角度不同得到的结论差别何止180度。

  就是同样一个大清朝,康熙爷坐天下时一个样儿,乾隆爷坐江山就又是一个样儿,孙子当政就可以重新推翻他爷爷得到的结论,再重新搞上一套,不怕你不服,爷搞一个文字狱收拾你。

  同一部二十四史,出现在不同的朝代,就会被编排改造成面目全非的不同版本。不只中国老百姓滑头,可以见风使舵,中国写史书的大人们,也可以根据当朝皇帝的思想和关爱眼神,把历史当成一块黑板,把史笔当作一块抹布,写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  在中国历史上,史书的写作权掌握在抡起大笔写史书的史官们手里,而史官的命运又掌握在当时统治天下的当朝皇帝手里,你不听话不跟着圣旨写历史的话,捏死你还不和捏死一个臭虫一样。关键中国史官都识趣,除死无大事,保命是原则,与其主动找死,还不如无赖活着。你不听话有人听话,还不如我现在听话。

  上面说的是中国古代二十四史可能会出现的情况。现在文明民主了。史实也开放了,不只会令出一门了。什么百家讲坛、网络戏说,什么砖家叫兽,叫人眼花缭乱头晕眼花。没关系,现在虽然少了严肃性,但多了娱乐性。

  正史和野史放在一个大锅里,由任一个厨子想烩就烩想炒就炒想熘就熘想奸就奸想炸就炸,这样搞来弄去,因为厨子的不同,材料、调料和佐料的不同,就会变化出不同的味道来。叫我们在娱乐身心的同时,也可以增加见识。

  不但当代名人可以随意娱乐八卦,加上桃色新闻。三皇五帝和历史名人也可以有花边消息。所以现在最没有学习价值的就是历史,历史就是一聊天侃地胡绉扯蛋。历史就像用不同花色品种的菜肴佐料随意搅拌而成的一团酱,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杂陈,红橙黄绿蓝多色纠结,什么颜色什么味道都有,叫人看得眼花缭乱,把人搞得头晕脑涨。

  咱在回头好好想一想,现在的砖家叫兽们也实在不容易。什么正史和野史,什么现代娱乐意识,不叫好可以可不敢不叫座,老婆、二奶、公司、情人都指着这吃饭呢。不把那些老古董,包装成让现代人赏心悦目,怎么能日进斗金。

  在现代的娱乐社会,面对那些不同版本的历史书,还有那些搞不清楚真假的百家讲坛和砖家叫兽们下大功夫,从浩如烟海中淘出来的独家“历史”,你不妨就姑妄听之,姑妄信之。当然,你也可以姑妄不听,姑妄不信。

  当然你如果觉得你不含糊,你也可以戏说历史歪批史书笑谈风云。一位伟人曾经说过:是非留待后人评说。当时人都没敢评说清楚。后人都过了多少年了。还懂个屁呀。不过留下一大摊糊涂帐罢了。

  历史一旦写成史书,本来就是一笔糊涂帐。你想怎么解读就怎么解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2)| 评论(2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